您现在的位置: 校友会首页» 校友风采» 校友文苑» 毕业十年——简单的快乐却很难(节选)

毕业十年——简单的快乐却很难(节选)

作者: 校友会秘书处 | 发布日期:2010-04-27 05:16:00

 

简单的快乐却很难(节选) 
——访张爱军
 
 
十四年前,一个来自农村的男孩考入了北京的一所大学,第一次来到北京这座城市。四年的大学生活,改变着校园里的每一个同学。与其说大学里是学习知识的课堂,不如说是塑造人的殿堂。也许我们说不清大学里我们得到了什么,但是四年中每个人的改变却足以影响人的一生。
毕业的十年后,当年的那个男孩已经成长为北京一家技术型企业的高层管理者,然而这其中又有多少是付出,多少是收获……  
 
 
 
 
这里是张爱军在北京的新家,位于北京东五环边上的柏林爱乐小区,一套南北通透,两室两厅,宽敞明亮的落地窗,100平方米有余的房子。我与张爱军的谈话就是在他刚刚装修好的新家进行的。 
 
彭少虎:今天我们坐在你的新家里,你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
张爱军:我还比较特殊,一般的人买了新房,可能比较兴奋,觉得自己的人生到了一个里程碑。但是我好像没有什么特殊的感受。
彭少虎:是不是因为你觉得本来早就应该有房子了,所以兴奋不起来?
张爱军:应该是这样讲,我不是一个目标特别明确的人,或者说我不是经常给自己设定目标的人,从来没给自己说明年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后年达到一个什么状态,基本上就是顺着走,到了哪一天就是哪一天。
彭少虎:那在你买这套房子时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张爱军:觉得到年龄了,手里又有钱就买了。
彭少虎:我知道在你的工作经历中,有两年多是在深圳度过的。你觉得那座城市怎么样?
张爱军:其实我对这两个城市(北京、深圳)都没有太多的感知,我对这方面不是特别敏感。一般的人来讲,我是说别人的感觉,因为深圳是一个移民城市,80%以上的人都是外来人,所以它的融合性会比较好,就是说谁来它都会敞开怀抱,因为大家都是一样的,我们都是外来人。像我们招聘的时候看简历,很少会看到深圳人的简历。
彭少虎:你所说的深圳人怎样定义?
张爱军:我所说的深圳人就是有深圳户口的人,其实所谓的深圳人他过去也没有多长时间,也都是从这里、那里过去的,所以深圳这个城市它的包容性会比较好,不会有排外性。
彭少虎:没有想过在那里安家吗?
张爱军:从来没有,对深圳来讲,我只是一个过客。从公司的设计上也是让我到那里锻炼。因为到深圳之后其实工作压力变得比较大,然后我又不是一个特别有生活情趣的人,在那边又没什么朋友,所以基本所有的精力都在工作上,下班也差不多在那样一种状态下。因为你没有朋友,所以没有什么自己的生活。
彭少虎:所以在你返回北京后,还是要把家安在这里。
张爱军:对,因为对这里太熟悉了。我们1995年来北京上大学到现在已经快十四年了,和我在老家从小长大的时间相比,都快一半一半了,所以在心里上感觉北京已经是我的第二故乡了。
 
 
20038月~20064月,张爱军离开了熟悉的北京,按照公司的工作安排,来到深圳办事处开展工作。在深圳的那两年多是他成长最快的两年,感受最多的两年,也是变化最大的两年。
 
彭少虎:到深圳后的工作性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吗?
张爱军:到深圳等于是重新建立一个深圳办事处。当然在我去之前,公司的老总已经在那边把办公和住的地方选好了。那时我是作为办事处主任,算是开始接触一些管理性的工作。因为深圳办事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工程人员、销售人员,还包括行政人员,你不仅要管人,还要管财,还要管业务。其实那两年半是比较痛苦的两年半,包括对我的性格都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
彭少虎:为什么呢?
张爱军:我的性格你原来知道,是属于话比较多的那种,比较能侃的那种。但是在我同事的眼里我是属于一个比较沉默的人,就是因为那两年半确实是比较痛苦的。就是说一个人要涉及改变的时候,这种改变的过程一定是非常痛苦的。
彭少虎:是什么促成你必须要改变?
张爱军:因为你要胜任这份工作。
彭少虎:以你原来的性格不能胜任吗?
张爱军:是这样,原来我做技术支持,涉及不到销售,实际上比较单纯。他们销售的那些方式我从来也没问过,也不知道。然后那个时候觉得这个社会是美好的,没有那么复杂,因为你没有去想过,也没有接触过。到深圳你开始去做一些销售工作,你要去接触客户,接触客户你就会接触到很多利益上的东西,那个时候就是说,因为你是那样一个性格的人,你就接受不了,所以那个时候就比较挣扎。所以我每次去见客户的时候,都要深呼吸,调整自己的状态,真是硬着头皮去做。因为我确实是很不喜欢那种工作,当然其实谁都不会喜欢。比如他是你的客户,你可能不喜欢他,甚至非常讨厌他,但是你还要顺着他的话去走,说一些奉承的话。
彭少虎:就是要说他爱听的话。
张爱军:而且还要陪他吃喝,是挺痛苦的。另一方面就是你还会碰到很多你不懂的事情,你要学习你又不知从何学起,不像之前的工作那么得心应手。比如我以前没做过业务,到那边之后却要直接管理做业务的人,这个对我来说就是很大的难题。
 
     十年,伴随一个人成长的,除了工作的经历,还有心路和情感的变迁。
 
彭少虎:能够在一家公司坚持做这么多年,也是因为还比较顺利吧?
张爱军:我觉得我还是比较顺的,因为你知道,我家里的条件不好,是属于比较穷的,包括上大学的时候家里还在借钱。
彭少虎:可是当时我们都不太觉得,只是有一点感觉。
张爱军:我还算是比较乐观的一个人,虽然花钱上会比较捉襟见肘,但当时没有太为这方面烦恼,包括我和我妈说:我上大学没钱你去借,然后我去还。
彭少虎:他们真的去借钱了。
张爱军:肯定要借钱了,我妈身体又不好,到我毕业的时候,我家的外债在一万多吧,那时在农村是很大的数字了。
彭少虎:要是你毕业就回到你的家乡河北唐山,现在已经结婚了,说不定已经当上了爸爸。
张爱军:是这样,我为什么谈感情算是比较晚,因为毕业之后要帮助家里还钱,还钱之后因为我家里住的是(唐山)地震之前盖的那种特别矮的,特别暗的那种房子,那我就想我父母他们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生活了,所以我接下来想改变他们的生活。
彭少虎:那时他们已经退休了吗?
张爱军:农村人,他们基本上已经没有任何收入了。然后还完钱之后就想给家里盖一层房,花了五六万吧。那个时候工资也不高,所以基本上之前所有的精力都在这上面。
彭少虎:什么时候把这些事都处理完的?
张爱军:是在2002年吧,然后就去深圳了,然后整天都在那样一个状态下,又是在深圳,所以基本上没有太多心思。
彭少虎:毕业十年了,你怎样总结自己的收获?
张爱军:我觉得我比较大的收获就是说通过我的努力让我家里人生活得更好了,衣食无忧了。我做到了,这实际上是我最欣慰的一件事情。
彭少虎:也是你这十年最大的收获。
张爱军:对。我觉得作为农村人可能比较有感触,因为家里面可能生活的都会稍微苦一些。包括我小时候听见我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等我有钱了之后,我要买这个,买那个。就是说她喜欢那个东西,或者家里需要那样一件东西,可是她没钱,只能去想一想。但是什么时候有钱呢,好像是没有止境的。
彭少虎:现在你让她做到了。
张爱军:现在基本上是想买什么就可以买什么,但是我母亲已经过世了。
彭少虎:哦……
张爱军:2006年的时候过世的,不过我比较欣慰的是2006年的时候她已经过上了比较好的日子,我已经让她不为钱发愁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房子也盖起来了,家里冰箱、彩电、洗衣机都买了。
彭少虎:如果她还在,现在会更好些。
张爱军:咳!我比较遗憾的事也是母亲过世比较早,对于她来讲,好生活才刚刚开始。其实有时候我就在想,比如她要是还活着,她能到这个地方看一看,跟我住一住,然后能帮我做做饭,每天生活在一起,我觉得那一杯汤对我来说都是幸福的事情。很多时候就是说子欲养而亲不在是比较痛苦的事情。所以当时我母亲过世对我打击是比较大的。
彭少虎:那时你已经从深圳回来了。
张爱军:刚刚回来,然后就觉得失去了目标,失去了方向。当时就觉得不想上班了,觉得没什么太大意义了。
彭少虎: 觉得突然失去目标了。
张爱军:对,当时就觉得做什么都没什么意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