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校友会首页» 校友风采» 校友文苑» 毕业十年——飞得更高(节选)

毕业十年——飞得更高(节选)

作者: 校友会秘书处 | 发布日期:2010-05-17 05:08:00

 

飞得更高(节选)
——访高飞
 
 
 
从毕业到现在的十年,也许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自己真正的事业有成,但是每个人都一定失败过,因为这本来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没有人能够逾越。我们需要在其中学到我们难得的生命经验,而这些经验,也正是未来让我们面对更宽广的生命的力量。
曾经因为缺乏社会经验而做过替罪羊,曾经辗转于人才市场找不到工作,曾经困顿到没钱吃饭,曾经频繁到两周换一次工作,曾经在国内知名管理软件公司一路前行,今天,高飞所在的公司已经在国内软件代理销售行业名列前位,对于高飞本人,未来将越飞越高。
 
 
在大三那年高飞学开车的时候,认识了后来一起走进婚姻殿堂的女朋友。在青岛的不顺利,并没有影响两人的感情。所以,离开青岛,高飞又回到了北京。我也继续倾听着他的成长故事。
 
高飞:回北京以后,找的第一份工作是通过张建海帮忙找的。他当时在一个公司里做弱电,就是做智能大厦或智能小区的这种弱电布线。然后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干,他说觉得没什么东西,我就去了。
彭少虎:就去了张建海所在的公司?
高飞:对。然后去了以后没多长时间就把我派到厦门去了,在厦门那儿我就给他们把这些图纸都整理出来。
彭少虎:是这个公司在厦门的分公司?
高飞:是在厦门的一个项目。当时我干得其实很累,因为我晚上要画图,画完图白天要去他们那边的厦门工程院,找那边的工程师审图、签字,反正折腾了大概有一个多星期,给他完成了30多张A0的图。 
彭少虎:最大号的图纸。
高飞:对,那个时候确实非常累。然后那个事完了以后呢那边人手不够又把建海叫去了。这段时间厦门的老板对我的表现还是比较认可的,但后来有几件事他可能开始对我有看法,是为什么呢,因为一个是我晚上熬夜画图,我早上可能起得晚一些,所以他有时候起来看到我还在睡觉,可是他不想想我都是四点钟以后才睡觉。然后再有一个因为那时候还是小,总觉得看不惯。那个时候我在厦门加上补助大概是一个月拿3000多块钱。
彭少虎:在当时已经算比较高的了。
高飞:对,在90年代那会儿算比较高的了。但是跟我们一块干活儿的那帮工人可能一个月也就拿1000多块钱,而且干活儿都贼累。当时我老替他们说话,那时候有个工长,他平时跟我们玩儿的不错,也差不多大,是首钢出来的工人,我就跟他说你对工人好一点或怎么怎么样的,但是这些话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传到老总耳朵里了。然后这个工程还没有完事儿快完工的时候,公司就把我调回来了,让我和建海一块儿回来了,回来以后公司直接就把我开掉了,然后给我的评语就说厦门的老总认为你不适合干这行,然后扣掉我60%的奖金和工资。 
彭少虎:当时很在你意料之外。 
高飞:对,我没有想到他会不满意我,因为当时把我派到厦门去的时候那边火急火燎的,因为那时已经施工很长时间了,但是没有图纸,图纸没有通过。无图施工要罚款10%,10%是100万,因为那整个工程是1000万。我去了以后拼命干了一星期就是干这个。
彭少虎:用的就是我们上学学的AutoCAD
高飞:对,AutoCAD。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太大了。然后我出来以后当天晚上我就请建海喝酒,然后公司当时还开掉一个人,那个哥儿们是轻院比咱们高几届的一个师兄,而且那哥儿们比我还冤,冤在哪儿?他在一个单位本来薪水很高,然后这边老板觉得能用的着,把他挖过来了,工程完了就把他开掉了。
彭少虎:天哪!也没多长时间?
高飞:没多长时间,估计可能就三四个月的时间。
彭少虎:那你在这个公司待了多长时间?
高飞:我是20006月份去的,可能也就是两三个月。
彭少虎:等于就做了这么个项目。
高飞:对,就做了这么个项目就完了。然后出来以后我当时就跟那哥儿们说,我说我就不明白,我到底哪儿错了?然后那边那个人事经理说……首先还一点,这个公司整个是个家族企业,人事经理是老板的小舅子,财务主管是老板的大姨。
彭少虎:都是亲戚。
高飞:对,这么一公司。然后人事经理就说厦门老总就觉得你不适合干这个,后来我再问别的他也不说了。然后我走的时候建海也没走,他们就跟我说,其实说白了就是那边老板觉得你不听话。然后栽了这个跟头以后,那个时候我才切实感觉到我青岛那个师傅跟我说的那句话:你保护不好你自己你谁也帮不了。然后我从这个时候开始就进入到我一个非常困难的阶段,我当时还住在公司宿舍里,我说我找到房子我就搬走,公司这点还同意了。但是有一天晚上我回去一看,我的床没有了。 
彭少虎:突然他们连这个都不给你了。
高飞:嗯,然后我所有的东西都扔在地上,当时大晚上我去哪儿住去呀,我就把我席铺在地上,然后就在地上睡了两天。   
彭少虎:好在当时还是夏天。
高飞:对,还是夏天。但就因为睡在地下,然后得了我从小到大可能最严重的一场病,就是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然后当时也没人知道,后来建海回来以后,我说你赶紧给我女朋友打电话,我不行了。然后她去照顾的我,后来把我接到她们家去了。然后我就开始租房,从这时候开始,就干什么都开始不顺。
 
困难的时期终于过去了。现在,高飞所在的公司不仅是A公司软件的白金合作伙伴,他们还在拓展着自己的硬件产品。高飞也开上了儿时就梦想的黑色越野车,还有他的小女儿高嫣琪也越来越漂亮了。
 
彭少虎:经历了那么多困苦的事情,今天应该说已经是柳暗花明了,在这个过程中,有哪一件事情是最闪亮的?
高飞:我第一次给我们家寄8000块钱的时候。
彭少虎:那是什么时候?
高飞:2001年,大概是6月底。
彭少虎:刚进A公司。 
高飞:已经转正了,是拿了两个月的奖金和工资加在一起,凑了8000块钱。那时候家里也用钱嘛,然后我妈说你别再借钱了,我说这不是我借的,这是我挣的,然后当时我妈就感觉非常高兴。然后从那儿开始,就开始给家里一直不断地在给钱给钱,帮我哥买车,帮我哥买房,帮我爸妈装修。我是从毕业以后跟家里拿了2000块钱,到现在为止我跟家里一分钱都没要,但是我给我们家已经花了大概得有20多万了。
彭少虎:但我相信所有后续的那些钱的感觉都没有那8000来的那么有成就感。
高飞:对,觉得第一次说可以把这个钱给他,而且你不用有任何负担,因为当时我自己的外债已经基本上都还清了。
 
 
彭少虎:在同学当中你结婚还是比较早的。
高飞:我算比较早的。可能除了志花生孩子比我早以外,男孩子里面我可能是第一个有孩子的。
彭少虎:是2005年生的小孩?
高飞:对,20051月份。
彭少虎:有什么体会吗?
高飞:以前吧,没觉得怎么着,刚生闺女的时候也没觉得怎么着。闺女长到一岁多以后,给小孩过生日的时候,那天我特有感触。然后我媳妇说,去年今天,你想想我受多大罪才把你生下来。她当然是对孩子说的,但是这句话当时让我特别想我妈。
彭少虎:想到了妈妈当时生自己的时候。 
高飞:对,以前没有这种感触,后来因为孩子越来越大了,然后每次回家的时候就看着自己父母越来越老了。然后这个时候才感觉出来,有孩子以后最大的感受一个是养孩子真累,另外一个是自己的父母当时养自己真不容易,你想毕竟我现在的环境比我父母当初养我的环境要强得多。然后现在对父母的依恋感觉比小时候还要强烈。
彭少虎:还记不记得30岁时候的感受?
高飞:当时30岁给我的感觉就是说我可能这一生中最宝贵的十年没了,就是我跟20岁告别了,我29也是20多岁,对吧。
彭少虎:对,就觉得20多岁是非常宝贵的。
高飞:对,特别宝贵的,当时确实这么想的。尤其是当时出来干才半年的时间,公司的发展并不是特别明朗,所以当时我就觉得我这30年好像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目标,还不知道该怎么干,所以就感觉心里有一种特别挥霍了青春的感觉。
彭少虎:你当时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什么?
高飞:我原来想的是我30岁之前我要在北京买房,我结婚那年我是26,我说我四年时间在北京买房,但我最后没买。
彭少虎:有一点失落。
高飞:有一点失落。我说的是在30岁之前我要有房有车,我有车了,但我买不起房。
彭少虎:照你们公司的发展势头,很快都会有的。这十年,对于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高飞:我比我上学的时候会做人。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做工作其实说白了就是做人。在我们这个公司里,我有一个标准,就说你的第一个客户是你的同事,如果你对同事关系都处不好的话,我不相信你能把客户关系处理好,我就靠这个来评价我的员工。
彭少虎:有了孩子之后到现在,生活中对于你什么是最重要的?
高飞:得分两个阶段,从我目前的阶段来说,我现在最看重的是我的合作团队,我的合作团队在目前这个阶段来说对我是最重要的,如果这个合作团队运行不畅的话,可能我以后的任何的目标实现起来不太容易;如果从长远角度来看的话,更重要的可能就是我父母的健康和家人都健康,我希望老了以后媳妇能陪着我一块儿生活。
彭少虎:那你对这个合作团队和公司的发展寄予怎样的希望?
高飞:我们这个团队有个想法,就是说当我们能够把这个公司做得很大很强的时候,我们一定会盖一所希望小学,这是我们合伙人共同的想法,就是以我们公司的名义来命名这所希望小学。
彭少虎:其实这个花费并不大。
高飞:20万就可以盖。但是我们希望做到的就是我们如果能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是一个持续的行为,而不是一次投入就不管了。可能或许说我们会给这个学校设立一个奖学金,你每年考上重点中学的,或者考上重点大学的,我会每年给你提供多少钱作为奖励。我们是希望以后能做这样的一件事情。
彭少虎:真是很美好的一个愿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