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校友会首页» 校友风采» 人物专访» 【我与学校共奋进】首任院长雄风依旧 耄耋之年不知老之将至——访原北京轻工业学院首任院长朱康

【我与学校共奋进】首任院长雄风依旧 耄耋之年不知老之将至——访原北京轻工业学院首任院长朱康

作者: 校友会秘书处 | 发布日期:2013-03-26 02:30:00

   

他从没接受过高等教育,却带领一批专家教授组建了原北京轻工业学院;他曾和张子善、刘青山共事,此二人因贪污被处决,他却两袖清风,深受人民爱戴;他所在的设计司人才济济,却无一人在反右斗争中被划为右派。他16岁入党,参加了抗日战争,耄耋之年不忘教育子孙牢记历史。他热爱生活,年过七十开始学习绘画和书法,几年后学习唱歌。他生于1917年,30岁之前和这个民族一起风雨飘摇,年过半百又遭遇了太多的坎坷和不公,93岁高龄,闲章却是不知老之将至。他就是原北京轻工业学院首任院长朱康,一位平易近人,精神矍铄,朗朗健谈的老人。

戎马生涯:用血与火书写忠诚

朱老说当时有人问他为什么入党,他的回答是那时候人们没有饭吃。因深刻体会人民疾苦,他于1933年入党,开始了被国民党追捕,和日本人、皇协军作战的岁月。因年龄小,让做儿童工作。不知哪来那么大劲儿,一年就发展了六七人入了团,还敢向敌人城门上贴标语——打倒国民党!朱老开玩笑的说:这一贴不要紧,害得我几年有家不能回!

炮火连天的年月,朱老活动在石家庄农村的几个重要县城之间,带领农村武装力量开展游击战争,联络地下党员,与伪军周旋作战。很多次,他与敌人的枪子儿擦肩而过,但始终不改信仰,坚持与战友并肩作战。刘永福,被汉奸包围,寡不敌众,用留下的最后一颗子弹自尽殉国。李霄元被捕后面对威逼利诱宁死不屈,押赴刑场还高喊祖国万岁’……”说起战死沙场的老战友,朱老的眼眶湿润了。朱老喜欢陈毅的诗,经常学习抄录的诗句有吾辈革命事,生死本寻常我今惜后死,矢志贯初衷“‘位卑未敢忘忧国的诗句我也很喜欢。

我十六岁入党,算了来也77年了,占了我大半生,也深感自慰,永记了入党初衷,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朱老说,自己一生为理想而奋斗,不敢停歇,现在写点材料,给儿孙们讲讲故事,传递民族与革命的优良传统,这是十分十分重要的。

人民公仆:只有责任,没有

1949年新中国成立,为加强平津保三角地带工作,河北省委决定由朱老和刘青山、张子善组成天津地委。当时天津专区是九河下游,每年发大水抗洪都是朱老和一位叫李克才的副专员冒雨往大坝上跑,组织抗洪救灾,日夜奔忙。刘青山、张子善因贪污被处决,而朱老1951年走马上任唐山市公安局长时却仅带了一条被子一双鞋。犯任何错误都是可以原谅的,唯独两样不行,一是私生活,二是不能贪污!这是最起码的。朱老严肃的说。只有腐败能让我们亡党亡国!一定要牢记啊!

 朱老出任唐山市公安局局长半个月的时候迎来元宵节。正月十五那天,市共青团和工会组织了抗议美国侵略朝鲜的群众游行,引出了大量市民观看。许多人用上火车到旁边的天桥观看游行队伍,结果惨案发生了。有人在桥上跌倒,后面的人不知道,继续往前涌,结果造成11人死亡,十几人受伤。面对痛苦呻吟的伤员和悲痛欲绝的亲人,我心如刀绞,这一用鲜血换来的教训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城市管理工作千头万绪,但群众活动的安全万万不可掉以轻心,要把困难想的多一些,工作做得更仔细。共产党的干部只有责任,没有

别样院长:大家都不怕我

朱老告诉记者,当院长那会,有一次,刚走进学院就有一群女孩子上来抱住了他!我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容易接近。学生们都不怕我。不仅学生不怕朱老,学院的专家教授也愿意和朱老在一起。1958年朱老上任轻工业学院时,筹建人员已经开始工作,他们见到朱老时非常高兴,有的女同志都一蹦老高。朱老开心地笑了,我尊重人、理解人、有事共商量,带领造纸专家黄国勋、酿酒专家朱梅、食品专家秦含章……跑遍了全国。你还别说,这些专家都愿意与我共事,一起出差。

在学校的时候没事就和学生聊天,问问他们的生活有没有困难,对哪个老师有意见。最头疼的是处理学生间的纠纷,别看都是小孩,较起劲来还真难办!回忆起他的学生,朱老显得很自豪,北京轻工设计院两任院长,大连轻工学院的院长、书记,保定胶片厂的领导,牡丹江造纸厂的厂长,这都是北京轻工业学院的学生。”“说实在的,我愿在学校工作,愿意天天和老师学生混在一起,为国家培养栋梁。

胆量气魄:没人要我要!

在轻工业学院工作时,分管人事工作的夏之栩副部长给了朱老两个右派,这两位都是因爱说话被划为右派的老党员。其他单位不愿意要右派,我一想这样的老同志得给碗饭吃,就一口答应我要!’”直到文化大革命,群众谁也不知道这两位老同志是右派,倒是朱老自己挨了几十场批斗。

朱老说60年代,在招生中对学生的出身成份卡的很严,特别是华侨,有海外关系的考生,很多院校都不敢要。他不怕那些,说:孩子们从海外跑回来上学,说明人家很爱国嘛!哪有那么多特务啊?没人要我要!别人都说他胆子大。有一天下午,一个系的总支书记抱了一摞学生档案来找朱院长:朱康同志,这有一个社会关系复杂的考生,你看能不能要啊?他问:除了社会关系复杂,这个学生还有什么问题?总支书说:这个学生表现不错,学习成绩也挺好。朱院长说:那就要了。这个学生就是曾任陕西省副省长、轻工业部副部长,现任轻工联合会副会长的潘蓓蕾。

 胆量大,有气魄成了对朱老性格的最好概括。文革时,副院长丁立之被打成走资派,在他的追悼会上朱老致辞时却说:丁立之走资派为人民做了不少好事!

长寿秘诀:不管八九,常想一二

我今天身体能如此,就是因为心胸豁达些,遇事不愁,青山在,人未老朱老告诉记者,一定要身心健康。想身体健康就要经常锻炼,天气好的时候到公园溜达溜达,散散步;要想心理健康就要想的开,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你就不去管那八九,常想想那一二

战争年代朱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凭借智慧和运气死里逃生;文革时期,无休止的批斗、游行,朱老咬咬牙也顶过来了。饱经沧桑的老人,还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坎儿呢!我这个人,不言老,不言愁,高歌一路。朱老乐呵呵地说,我一定珍惜生命,宽以待人,做一个有人亲,有人爱,有人疼的老年人!

 回顾朱老一生,他的双手刨过地,握过枪,掌过权,年过七十这双手却拿起了画笔,画竹、画虾、画梅花,他的大作还被同一个院里的邻居们拿去装裱后挂在了墙上,这让朱老舒服了好一阵。高兴的是画上题词,给人以鼓励上进,振作精神。常写的有中流砥柱刚正不阿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祖国江山似锦,人物一代风流。我的一枚闲章是不知老之将至,但我不写难得糊涂,社会主义了,你糊涂干吗!

 除了作画,朱老还与爱人一起学唱歌,我五音不全,歌唱不好就念。什么红梅赞见到你们格外亲梁祝等,我都能哼哼。老家有句俗语:走路唱小曲,必定心里乐,我就是如此。朱老饶有兴致的告诉记者,他还能写诗哩:

七十而学六十后,离休退休志不休,

老骥伏枥思千里,我俩书画痴心求,

画品人品梅兰竹,一路高歌不言愁,

人道书斋多长寿,漫漫人生自风流。

 

朱康语录:

犯任何错误都是可以原谅的,唯独两样不行,一是私生活,二是不能贪污!这是最起码的

 城市管理工作千头万绪,但群众活动的安全万万不可掉以轻心,要把困难想的多一些,工作做得更仔细。共产党的干部只有责任,没有

说实在的,我愿在学校工作,愿意天天和老师学生混在一起,为国家培养栋梁。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你就不去管那八九,常想想那一二

 我这个人,不言老,不言愁,高歌一路。   

我的一枚闲章是不知老之将至,但我不写难得糊涂,社会主义了,你糊涂干吗!

 

朱康简历:

朱康(1917—),河北石家庄人。1933加入中国共产党,早年参加抗日战争。解放后任天津地委书记;1954年调任唐山市公安局长;同年7月调任原基建司司长;1954年至1958年先后担任设计司司长、食品局局长兼食品工业油脂设计院院长;19585月,国务院批准组建北京轻工业学院,周恩来总理签署委任状,任命朱康担任北京轻工业学院(现北京工商大学前身之一)党委书记兼院长;六十年代当选全国第三届人大代表;文革结束后担任全国政协特邀委员,任职两届后离休。

 

记者手记:

我到朱老家去了两次,第一次去是和学校校庆办的张晓磊主任一起去看望老人。记得那天天气很好,微风,阳光明媚,敲门后是朱老亲自开的门,当他出现在面前时,我简直不敢相信——他看上去只有七十岁!朱老很热情地把我们让进家里,刚一坐下来,他就拍着腿说:前几天来了个记者,他问我最苦恼的事情是什么,我告诉他最苦恼的就是没人理我!希望你们常来玩儿!说着,他站起身来,从柜子里摸出一包糖果,自言自语似的说小学生,爱吃糖……”我想起了年迈的外公,每次去看望,他也会这样拿出各种吃的招待我们这些小学生”——在他们看来,我们永远是不谙世事的孩子。

 张主任提议大家照合影,朱老欣然接受了,他还特地穿上了件喜庆颜色的外套,用他的话说,这在以前的女同志叫做梳妆打扮要趁不注意的时候照,拿着架子照别扭!朱老边揪耳朵边笑着嘱咐到。

 阳光穿过玻璃闯进了热闹的小屋,把温暖洒在每个人脸上,然后又调皮地跳到写字台上。摊开的报纸铺在桌上,看来我们的到来打断了老人的思考;三两本书整齐地摞在一起,最上面的那本《一口气读完欧洲史》我前些天也刚刚看过。对于生活,老人家还像年轻人一样带着好奇不断地学习。

 抬起头,和朱老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感觉到的除了慈祥还有一种沧桑和冷峻,在帮我们找老照片时,他喃喃的说年轻时的照片精神着呢,可惜文化大革命时都被造反派撕了……”回忆年轻时的日子,往事如茶。才发现,朱老满头的银发梳理得一丝不乱。

 第二次去是我一个人。和朱老预约时说是要做一个采访,第二天就风风火火的去了。坐下来后朱老仍然是拿出了一堆吃的,他好像特别喜欢吃花生。谈话间,我的每个问题他都很认真的回答,碰到有些事情记不起来了,他就把手放到额头上,微微闭上眼睛想一会,然后娓娓道来。我记得他灿烂的笑容,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桃花依旧笑春风

 我们的谈话持续了大概一个半小时,此间朱老带我参观了他的小家,跟我讲了他和老朋友、和卖水果的小姑娘、和孩子们的故事。听说我要来,朱老还特意让女儿打印了一份他写的回忆录《忆往昔》送给我。讲到他的兴趣爱好时,朱老端出他的墨宝说让我瞅瞅,还把自己画的梅花和葡萄送给了我。他还悄悄告诉了我一个他长寿的小秘诀,让我很是感动。

 这次采访以我和朱老一起唱了一段《常回家看看》而结束,我们希望老院长回家看看,也希望校友们回家看看。

记者:新闻082 朱珠